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朝戈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朝戈:画出精神的高地

2016-04-21 16:25:21 来源:中国嘉德作者:
A-A+

  “我迷恋一种泥土般的绘画,亲近、质朴、醇厚,我还十分倾向于大理石的时间感觉,乳色是我最倾心的,最有升华感的。”

——朝戈

朝戈 六月 布面坦培拉 142x113cm 2004年作

  发表:

  1、《精神的维度:朝戈、丁方画展》,P20,人文艺术工作室,2004年出版;

  2、《敏感者——一个知识分子画家的叙述》,朝戈著,P118,三联书店,2004年11月出版;

  3、《站在精神的高地上——朝戈》,P81,湖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3月出版;

  4、《中国当代艺术家画传——朝戈画出精神来》,P88-90,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年12月出版。

  展出:

  精神的维度:朝戈、丁方画展,中国美术馆,北京,2004年12月2日-7日。

朝戈 深色的风景 布面油画 136x182cm 1995年作

  发表:

  1、《中国当代油画名家个案研究——朝戈》,P66,湖北美术出版社,2001年7月出版;

  2、《敏感者——一个知识分子画家的叙述》,朝戈著,P118,三联书店,2004年11月出版;

  3、《站在精神的高地上——朝戈》,P81,湖南美术出版社,2006年3月出版;

  4、《中国当代艺术家画传——朝戈画出精神来》,P88-90,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年12月出版。

  朝戈:画出精神的高地

  朝戈的《六月》创作于2004年,这一时期朝戈的绘画迎来了一次重要的蜕变,他回归到传统绘画中去汲取营养,以传统绘画所具有的质朴而本质的绘画性来表现当下的情感,实践着个人对艺术本质的思考。这一阶段,朝戈被人类早期造型艺术所散发的持久永恒的感染力所吸引,感受到来自人类早期造型艺术所具有的“普遍永恒”的魅力,并致力于对绘画性与情感表达的统一探索。

朝戈在草原上

2000年与《草原往事》摄制组陈黎明、白龙在锡盟草原

  自1998年始,朝戈放弃油画媒介转而使用坦培拉技法,与单纯研究综合材料表现力的艺术作品不同,他并不是从材料语言的角度,为丰富个性化的艺术语言而使用坦培拉技法,而是发自内在需要的选择。他注重把握材料与绘画精神表达的契合,发挥材料的特性,从而与自己的艺术观念相融合。

  坦培拉材料本身所具有的那种高雅清新的材料品质以及材料语言的广度、深度是朝戈所追求的。朝戈说:“我迷恋一种泥土般的绘画,亲近、质朴、醇厚,我还十分倾向于大理石的时间感觉,乳色是我最倾心的,最有升华感的”。在不断的实践中,他的绘画达到了一种整体的“统一、节奏和协调性”,使质朴的绘画语言与单纯的精神形成视觉的真正关联。他所描绘的对象显出持重、内敛、沉静的神情,色彩表现更细微,使观者在画面中体会到一种精神的专注和心灵的静溢。

朝戈《两个人》

  这一阶段朝戈先后创作了大约二十幅人物肖像和风景作品,这些以坦培拉技法中所包含的壁画性对朝戈来说是新的兴奋,并使他重新获得了一种绘画针对性。90年代初朝戈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参观,曾经一批残缺的文艺复兴壁画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艺术与精神的美相关联,精神的美如同肉体的美一样,从画中表现出来”,史前艺术和文艺复兴早期的艺术对人物精神活动的描绘与把握给予朝戈深深的震撼,欧洲早期绘画尤其是文艺复兴之前的壁画所传达出的“质朴而伟大的感染力”,与朝戈的艺术追求相契合。

  这种“质朴而伟大的感染力”在朝戈眼中凝汇成一种绘画的本质,即绘画的平面性,它是在庞杂的整体世界艺术系统里的永恒精髓。朝戈认为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在通常认为的传统主体阶段中,绘画所呈现的面貌最突出的特性是具有一种平面律,它是使绘画所描述的物体最终通过平面来获得一种统一、节奏和协调性。朝戈崇敬和渴望人类的那些伟大古朴时代的艺术,那个时代的艺术带有最强烈的人格和人类情感中值得尊敬的部分。

朝戈《西部》

  作品《六月》据艺术家朝戈回忆,“这张画在构图上给我最大的吸引力在于:我把两个人物安排在一个不同的景深里。这是我第一次作这样的事情,而且景深里的人物所做出的那种紧张神情,是这张画的一个新焦点,也是这幅画特有的紧张的起源。”朝戈对于《六月》景深的处理十分精微,它以一种静态的线条处理方式表达,线条倾向于坚实和凝重,这样的语言与朝戈于90年代于轮廓线中遵循自然主义的表现方式强调线条的波动感拉开了距离,明显可见出早期文艺复兴艺术的影响。

  朝戈于《六月》对“线条”进行提炼,如人物的衣纹线、形体的转折线等,虽有光影的存在,但在对形体的实在感的把握中,他用线来感知,而非用块面来概括的。画面中,朝戈用清晰而坚实的线条将前景中的两个人物肯定下来,他们各自的外轮廓线与发际线、衣领形成饱满的圆弧线形呼应。同时在人物的衣服上,他也挖掘出随着形体而流动的线条,但这种线条并不轻松和愉悦,它们由画面的底部挣扎着向上散发,像是人体上爆出的青筋,使观者可以感受到人物的内在情绪波动也随着线条而暗流涌动。

朝戈《2000年的两个人》

  创作《六月》时他曾言:“我依然使这张画的人物带有这个时代所特有的那种紧张感。”朝戈一直把艺术和他所经历时代的某种真实的存在联系在一起,这是艺术最为困难的地方,因为它必须跟那个时代所产生的思想感情,以及那种莫名的、难以捉摸的情绪,即一种精神本质联系在一起。在朝戈看来,千百年来人们为艺术所做的不屈不挠的努力,是为了保存某种记忆,某种自己生存过的那些价值和感情,通过这种记忆,人们可以证明自己存在过,证明那些过往岁月中重要的价值。朝戈为这一目的做出了极大的努力,他运用写实的绘画技法,在真实描绘对象的基础之上,倾心融入自己的艺术追求和自己敏感的艺术精神与感受,在创作中不断精炼自己的艺术形式,其流露出来强烈的知识分子精神状态,令他的作品获得了一种特有的时代感。

朝戈《大气》

  与同时期的人物画相比,朝戈的《深色的风景》显得更加单纯,而气势撼人。在朝戈的画笔中,风景和人物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一种心灵的抒发,只是人物更加精神化、理念化。《深色的风景》因为其高度的概括与主观化的色彩表述,在宁静中获得了一种永恒性,这使得朝戈的风景画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自然风光,具有了历史与心理的深度。他将广阔的风景与人类思想史所具有的深邃底蕴结合起来,表达了对大自然的崇敬这样一种“神圣感”。由此,朝戈在中国当代绘画中确立了一种风景画的新模式,将风景画上升成为一种人文主义的象征性艺术。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朝戈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